<em id="vxxlt"><span id="vxxlt"><track id="vxxlt"></track></span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vxxlt"><form id="vxxlt"><th id="vxxlt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  貴州省礦產資源整合開發及投融資的重要平臺,大力引進戰略投資者,打造礦產資源探、采、選、冶及精深加工的龍頭企業。 企業文化  .Culture

        期盼 (西能建工-雷一)

        2020-05-20

        樹欲靜而風不止,

        子欲養而親不待。

        常回家看看吧!

        別讓年邁孤獨的雙親等得太久!


            五一節放假回到老家,一來為參加弟弟的婚禮,二來是想趁機陪一下年邁的母親。

            半年不見,母親似乎又衰老了許多,額頭的皺紋更深了,兩鬢的白發增多了。看了讓我十分心痛,十分疚愧。我知道,那是艱辛而孤獨的生活留給母親的深刻記憶和烙印。

            32年前,父親死于一場意外的事故,兄弟姐妹中我排行老大,9歲的我,無助地看著31歲的母親幾乎發瘋般地抱住已是僵硬尸體的父親失聲痛哭。安葬好父親后,母親開始一個人默默承擔起撫育四個年幼兒女的重擔。

            家中唯一的收入,來源于那幾畝承包土地的產出,母親是個能干要強的女人,她對孩子的責任和擔憂永遠掛在她那張清瘦的臉上,她怕孩子上不了學,更怕把孩子餓死,因此那幾畝地成為了她的希望。

            秋天的稻谷剛收割入倉,母親就核算過了,一粒糧食都不能賣,孩子的書學費必須等來年菜子收割后再換成學費。別人家稻谷還沒完全收進倉庫,母親已經帶著我們用鋤頭到田地里去松土,以便早點種下油菜;噼里啪啦忙碌一整天也不見多大進展,著急的母親直接挖坑把我們學費的希望種了下去。

            “學費”種下去了,從種子發芽到菜苗的成長,母親眼中滿是期盼;終于等到收割的季節,“學費”被我們螞蟻搬家式的收回了家。從龐大的菜子桿變成一顆顆細小發亮的菜子,母親總是很小心,生怕自己的菜子顆粒不夠好賣不出去。

            那時農民的糧食是賣給糧站的,每年糧食收割后,農民都要去糧站排隊賣糧,以換取孩子的書學費。母親擔心去晚了排隊耽誤農活,清晨天還沒亮就擔上菜子到糧站去,殊不知前面已經有了長長的隊伍,焦急的母親留下我和二弟看守糧食,自己又回去忙碌去了。

            終于快輪到我們了,弟弟跑回去叫來母親。我們家的“學費”上了糧站的秤臺,“184斤”!工作人員一聲高喊,母親遲疑了一下,嘴里嘀咕著“明明在家里秤好是190斤的,怎么又少了” “喂!你到底賣不賣”工作人員又是一聲高喊,母親轉過頭來正好碰上我和弟弟渴望的眼神,終于痛下決心,“賣!要賣”。

            就這樣,忙碌的母親用她的方式把我們四姐弟的希望種下去,再用這樣的方式收回來。就在這樣的艱辛和忙碌中,我們一天天長大。我離家外出讀書后,母親仍帶著小弟小妹們一如繼往。

            父親離開我們已經32年了,小弟也成家立業了,母親也該享享清福了,可孤單的母親總不愿離開那個她辛苦一生的老家。送我去車站坐車的路上,母親給我女兒說了很多孩子根本無法理解的事,話語中,無法遮掩兒女成人離開后她失落的心情。

            車子發動了,母親在車窗外不停地叫著我的乳名,淚水掛滿她那張飽經滄桑的臉。我不停的地向母親點頭,好讓她知道我已懂了她的心。扭過頭,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淚水。我知道,母親在盼啊!期盼著當年讓她辛苦勞累的孩子們能常常歸來,卻又無法釋然地面對為此影響孩子們工作的那份擔憂。

           (作者:西能建工 雷一)

        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慕网